Herv� Fischer
[Français]   [English]   [Español]   [Deutsch]   [中文]  
Herv� Fischer


















Hervé Fischer

数字时代向绘画艺术反常的回归

如同从前的时代我们赞美几何世界一样,我想把现代世界的结构表现出来。表现数字时代的二维码,信息和消费社会的条形码,金融世界的图表,以及各种侵入人类活动万花筒的数字代码。回归绘画,用图片的定格,来抵抗有吞噬力的数字代码的流入。这就是我的初衷,我在绘制新兴数字时代的图标。这会是一个充满喜悦的,社会学意味的,带有质疑和批判的绘画艺术。

自然主义

我们的审美变得越来越量化。如今,塞尚不会再画《圣维克多山》 ,而是会去绘制交易所的风云变化:地球变成了金融世界。我在绘制投机者们的游戏以及包围着我们的股市,金市,金钱世界的起起伏伏。莫奈不会再画《睡莲》,而是会去展现极地的臭氧空洞。立体派画家会去描绘我们新世界的二维码。蒙德里安会去绘制社会危机和统计数字的曲曲折折。我们用生态意义,全球意义,博学的知识,在伦理及政治层面去试图觉知自然。

 

数字野兽主义

色彩密码又将何去何从?在国际化的压力下,色彩失去了国界。电视屏幕的色彩淹没了我们。如同教堂里彩绘玻璃的色彩一样,虚拟世界和现代科技成像技术的色彩主义可以完全脱离现实。当然色彩没有了宗教意味,但其本身的内涵及其具有的广告和销售意义,加之魔幻般的诱惑力不可被低估。人类相信他们的创造能力,相信是他们自己赋予了这个世界色彩。数字野兽主义完全不是无政府主义。人们热爱冰激淋商贩那里让人眼花缭乱的颜色:饱合的,香甜的。这就是如今的野兽主义:媒体性的,食品性的。我们的眼睛搅拌着微酸的颜色。世界在虚假的颜色下被观察,被吞噬.

 

艺术是神话,神话既艺术:在人类寻找自我的过程中两者是同样具有可预见性的创造和寓言性的实践。艺术总是借助于创造的至高神秘,或者一系列伟大的人类故事来赋予自己人格性。无论是它所颂扬的用来创建神话的社会,诸神、人与自然,还是写实主义、抽象主义、立体主义、至上主义、结构主义、超现实主义,还是内在必然性或者数字魔法, 都通过建筑,戏剧,音乐,文学,哲学,舞蹈、表演或绘画等手段予以表达。当谈到这些问题本身或它所颂扬的社会时,艺术就成为了社会学或神话学。

这并不是什么新概念,因为我所说的神话/艺术已经深入到了当今和未来的考古学之中。我曾经在1979年蓬皮杜中心的一场演出时提及过这些,就在我宣布“艺术史的终结”的时候。